Akira Su

破晓了

钢铁营业(20)

Iron&Steel:

前文:钢铁营业




过中秋了,大家中秋快乐哦。




20




朱一龙在罗马拍了一周左右的戏,好不容易结束了,还要搞搞团建,喝点香槟促进一下感情。


然后朱一龙打不开香槟盖就上了热搜,在家宅着刷微博的白宇乐得半死。


“龙哥你不行啊,香槟都打不开。”


“你不也举不动杠铃?”


白宇回想起被金刚芭比支配的恐惧,识相地转移话题:“龙哥~你啥时候回来呀,我这被人送了一堆月饼,一个人根本吃不完。”


“今晚就回去。”




在助理的吐槽里,朱一龙毅然决然坐上了凌晨一点多的夜间航班,困得一碰到座位就睡着了,一觉醒来刚好抵达北京。


他时差还没倒回来,有点晕晕乎乎的,心情却出奇的好。


白宇给他甩了个他没见过的地址,朱一龙上网查了查,是居民住宅区而非酒店,可也不是白宇以前住的公寓。


“这是哪里?”


“来了你就知道了,”白宇笑嘻嘻地卖关子:“小心啊哥哥,搞不好你就被我卖了。”




朱一龙当然不会傻到把对方的玩笑话当真,但拖着箱子从出租车下来时还是感到谜之紧张。


他大概能想到,白宇发来的地址,是什么地方。


朱一龙站在门口,深呼吸了一下,接着摁下门铃。


里面传来白宇的声音:“门没锁,你直接推门就行。”


他推开门进去,白宇是少有的贤惠打扮——其实也就是围了条围裙,手里拿着抹布。


“这桌子还没擦好,你先坐沙发等等吧。”




白宇的发型是朱一龙在网上已经看到了的,有点傻乎乎的西瓜头,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,前提是忽略掉对方下巴上的胡子的话。


身上围裙的图案也是很幼稚的小熊,除了增加傻气外别无作用。


但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,有好一会都说不出话。


“怎么了龙哥,傻站在门口干嘛,进来啊。”


朱一龙出去旅游过几次,公寓式酒店也并非没住过,民宿也尝试了,无论哪种,都比眼前堆放着杂乱家具、椅子上还罩着一层塑料薄瞙的地方要整洁得多。




但是只有这里,最接近于他心目中的“家”。


灰尘没擦干净也没关系,东西摆放得乱七八糟也可以慢慢整理,至少在这样一个刚装修好的房子里,站着他喜欢的那个人。


“你也不说一声......”他声音都哑了。“难怪都没怎么刷到你出去玩的消息。”原来是来这里布置新居了。


“喜欢吗,龙哥?”白宇露出两排白牙,歪了歪头:“是不是很惊喜?”


朱一龙放下行李箱,轻轻吐了口气。


“这个应该是由我来准备才对。”




“谁准备不都一样,还有,别感动得太早,到时候布置房间你可能就嫌麻烦了。”


“怎么会。”朱一龙说:“和你一起布置,就不会觉得麻烦了。”


“哎哟喂我龙哥,果然刚拍完电视剧回来就是不一样哈,这情话简直6得飞起。”


“......”朱一龙换上拖鞋,道:“我这是随心发挥,没有台本。”


“确实。”




两个人合力打扫了大半天,没精力做晚饭了,就叫了外卖,在铺着塑料布的台上鼓捣起了鸳鸯火锅。


食材对两人来说有点多,几位工作人员和助理有幸沾了光来蹭吃蹭喝,白宇的姐姐恰巧也来北京看他,一次性碗筷摆了一桌。


除了朱一龙以外的其他人,吃饱喝足后就很有眼力见地告辞了。白宇姐姐嘱咐了几句,也带着大月饼撤了。


朱一龙进浴室去冲凉,白宇哼着歌刷好碗,手机正好响了,一看居然是很久没打电话来的老妈。


“喂,妈。”




白妈妈一上来就开门见山:“你说你,中秋不回来就算了,特意让你姐去看你,你可好,等了老半天,也没见给家里打个电话,是不是跑去哪里泡妞了?”


“哎呀,妈,你能别把你儿子想得那么浪吗。”白宇说:“我这在新家呢,这不是刚和姐姐还有几个朋友吃完火锅嘛,晚点准备和我龙哥一块看中秋晚会。”


“真是搬出去的儿子,泼出去的水。”白妈妈有点吃醋。“我看你啊,眼里都没我这个妈了。”


“怎么会呢真的是,”白宇极力安抚着太后大人:“晚一点,等有空了我就发条微博,今年就不自拍了,也不说别的,专门就夸您,行不行?”


白妈妈这才满意了,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:“一龙回国了?前几天才看到他在外国拍戏,戴着个墨镜,可帅了。”




“那是,我龙哥必须帅。”白宇笑道:“妈,你和爸最近身体都还好吧?”


“你少给我岔话题,”白妈妈说:“老实交代,今晚你和一龙除了吃月饼看晚会,还要干什么?”


“......妈,”白宇无奈:“你平时都在网上看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。”


“怎么了,你这老是不见人影的,你姐要上班,你爸老瞌睡,还不许我有点自己的娱乐了?”


“行行行,”白宇隔着电话摇白旗。“您注意点,别手滑点赞了就行。”


“我点赞的那还少吗,”白妈妈理直气壮道:“我看的是澜巍,圈地自萌,不上升真人,和你跟一龙又有什么关系呀?”


“......”白宇绝望道:“妈,我觉得你看的东西真的是够多了。”




母子俩有的没的聊了一阵,期间洗好澡的朱一龙出来了,也不打扰白宇煲电话粥,乖乖坐在沙发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。


白妈妈讲了几件身边的趣事,叮嘱了白宇天凉记得添衣,而后话锋一转,说:“儿子,你没事做的时候,就多和一龙打打游戏,少看点微博。”


这几天基本都是宅在家里上网的白宇愣了愣,眼眶立刻热了:“妈......”


“现在的那些人,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坏心,觉得隔着屏幕说话不用负责任,什么难听的东西都能讲出口。”白妈妈叹了口气,说:“你别去看那些莫名其妙的言论,就当这群疯子忘吃药就行了。”


“妈。”


“你在妈妈心里,永远是最好的,最棒的。就算你最近剪了个锅盖头,也一样是妈妈的乖儿子。”


白宇顿时哭笑不得。




朱一龙一直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着,等白宇挂了电话盗了母亲的朋友圈照片发完微博,他才板起脸道:“你过来。”


白宇抬手揉了揉鼻子,笑道:“干嘛,嫌我打电话不理你,要揍我吗哥哥?”


话是这么说,白宇也还是走了过去,而后就被朱一龙绊了一脚,整个人扑进后者的怀里。


“龙哥你真的是,大大的坏啊。”


朱一龙难得显露了几分调皮的神色,白宇对面前这张美人脸实在是毫无抵抗力,面红耳赤地扑腾了几下,自然是敌不过朱一龙80KG的臂力,只能继续被对方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


“干嘛呀龙哥,这么突然的......”


两人挨得很近,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,朱一龙还是笑着不说话,然后出其不意地在白宇脸上亲了一口。


“阿姨说的对,网上很多人就喜欢胡说八道,你别去看,也别乱想。”


“你很好,我知道,很多人都知道。以后还会有更多人知道的。”


“然后,谢谢你给我一个家。中秋快乐。”




tbc




彩蛋:一个陈年采访片段。




Q:自己会做饭吗?


A:因为平时拍戏,没有做饭的机会,一般都吃剧组的盒饭。


Q:那你找另一半会不会希望他能够会做饭?


A:也不需要,一起出去吃,(或者)一起吃外卖就好。

评论

热度(6163)